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章 玉珠之泪

时间:2018-02-07 漫天的剑影照亮了整个城门楼,那道道白芒映得人连眼睛也无法睁开,但是依靠着神器烈火的引导,叶天龙却看到了对手剑招的变化。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是叶天龙手中的神器烈火看到了对手的行动,然后再传到叶天龙的心。这一刻,他真正进入了心剑的境界,以心驭剑,不再受到外界的影响。
  一声狂喝,其声如霹雳,叶天龙的身子不退反进,狂野地冲向了由两把剑组成的可怕剑网之中,从那几乎无法臆测,无法计算的几微空隙中贯入,迫近华柔。这份眼力、这份胆气,可以说是惊心动魄。
  「咦?」
  华柔发出了轻微的噫声,叶天龙居然会採取这样的打法,完全出乎她的意料。面对她们这样两个绝顶高手的攻击,稳妥的办法自然是退避,闪过剑招的锋芒,然后再寻机出手。
  可叶天龙这样奋不顾身的抢入,在间不容髮的空隙,似乎是要和自己以命搏命,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华柔的身形微动,漫天的剑影便消失了一半。这时,另外的一把剑已经到了叶天龙的背心要害,剑尖抵上了他的衣裳,其上发出的剑气甚至已经破开了他的护体真力,撼动了他的心脉。
  叶天龙没有回头,也没有做任何的闪避动作,因为他知道不管是多么快的闪避动作,都无法和背后这个女人的剑相比。
  意动神动,心驭神器,手中的烈火剑向外猛张,斜挑自己的身后,攻向女人的斜侧肋。
  神器烈火的力量发挥到了极点,剑还在叶天龙的身侧,但一道从剑尖跃出的火龙已经顺着他要攻击的轨迹高速射出,映红了身后那个女人的全身。
  剑尖在刺进背心一分的位置停住了,随即高速退出,叶天龙顿感身后一阵狂风大作,侧身看到了一幕让他暗暗心惊的场面。
  道道黑气从女人的剑上激射而出,一瞬间,阴寒冰冷的气息有如潮水一般将叶天龙包围起来,黑气好似水银洩地,将那道飞舞盘旋的火龙团团围住。
  要知道,叶天龙刚才所发出的这一道火龙乃是神器烈火剑内的护剑之灵「火魄离龙」,寻常的真力在遇到这种夺天地造化而形成的神物时,无不是威力大减,甚至可能是烟消云散。可这个女人发出的黑气却能够和它相抗衡,而且还大有包围压迫之势。
  「果然是暗黑一族的,这个家伙的修为真的太可怕了。」
  叶天龙的心中马上掠过这样的念头,他不禁想起了回族中修练更高暗黑武技的玉珠,难道说她在族中出了什么事情吗?不然的话,这样一个暗黑一族的高手,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心神电转,叶天龙收回了神器烈火上的护剑之灵,要驭使「火魄离龙」这样的神物,需要消耗很大的精神力量,而他又是第一次真正驭使神物,加上华柔又在一旁虎视眈眈,这种情势下,他不可能长时间的驭使「火魄离龙」。
  一边的华柔也看出其中的蹊跷,娇叱一声立即全力出手,剑出风雷骤发,要趁叶天龙收回神物,心神微分的瞬间发动攻击。
  「卑鄙的家伙!」
  修罗的「怒雷鸣」适时在外面响起,接着轰隆一声,城门楼的内墙破开了一个大洞,位置正是在华柔的身旁。
  石块和粉沙四下飞散,罡风激射,真气急涌中,修罗的大剑如九天的沉雷,直劈华柔的顶门。
  华柔出手的同时,另外那个暗黑一族的女人也向叶天龙出剑了。似乎是被神物的攻击激怒了一般,人剑一体,势若雷霆的狂攻。
  「她和玉珠一定有什么关係!好熟悉啊!」看到这种气势,叶天龙不由得暗自心悸。
  电射的剑光他并不陌生,虽然略有些不同,但不论是抢攻的惊人声势与无处不到令人难防的出招,居然和玉珠的剑招有六七分的神似。尤其是剑上爆起的黑色冷电,简直就是和玉珠一模一样。
  人动风起,叶天龙的身形电射而至,近身火影骤现,剑气森森,龙吟震耳。
  「铮!铮!」
  两声震耳的金铁交鸣,几乎在同一剎那响起,罡风四逸,人影乍分。
  那个暗黑一族的女人退了两步,叶天龙却往后退了五步,他的脸色一变,稳下马步深深吸入一口气。
  而另外一边,华柔的剑和修罗的大剑也硬生生对了一记,双剑接触,火星直冒。修罗的庞大身躯被震开了三步,背心撞上了墙壁。华柔的双脚则是陷入坚硬的地面三寸深,可见她所受的压力真有千钧的劲道。
  「把这里围起来!」
  下面传来了范铜打雷般的嗓音,是天龙军团的大队士兵赶到了。看到范铜的身形出现在城门楼的入口,华柔的脸色一变,知道不可久留,便发出一声招呼,纵身往外面飞跃。
  「你休想逃!」
  叶天龙怒吼一声,刚想追上去,那个暗黑一族的女人却连出三剑,将他和修罗两个人挡了下来。
  城楼下面,仓促之间来不及组成队形的士兵被华柔一冲而散,弓箭手射出的箭也变成了为她送行的礼物,被她远远抛在了身后。
  「我要杀了你!」
  见到无法追杀华柔,叶天龙心中的怒火更炽,他和修罗双剑合力,狂风暴雨一般攻向了拦阻他追华柔的暗黑一族女人。
  这时,狂风一般冲进来的范铜也加入了他们的战团。以一敌三,这个女人也没有丝毫的畏惧,手中的一枝利剑电闪雷鸣,见招拆招,并在三人的空隙中寻机反击。
  只见刀光剑影疯狂地闪动,四个人在城门楼上急剧地盘旋,每一次接触都是凶险万分。
  斗了数招,叶天龙三个人便确立了优势,三个人的攻击渐渐将暗黑一族女人的强大剑势压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暗黑一族的这个女人眼中蓦然升起了一层黑色的神光,连出三剑,路线诡异难测,庞大的暗黑魔气骤然从她的身上涌起,天地似乎整个阴暗下来,无数的暗流在空间不断生成。
  「小心她的暗黑魔法!」修罗大剑一挥,提醒叶天龙和范铜道。
  叶天龙和范铜两个人也心中暗暗一惊,从她这样的气势来看,肯定是非常可怕的绝招。
  原本明亮如镜的利剑呈现出一种令人心悸的黑色,丝丝的黑色雾气缭绕在剑身,随着剑招的变化,吞吐盘旋,阴风阵阵,使得整个城门楼看起来好像是进入了一个恶魔的空间。
  蓦然,数道青色的火焰从地下升起、爆裂,这火焰非但没有一点热量,甚至将空间的热量全部吸收过去,黑色的旋风随之刮起,好似从炼狱吹出来的阴风,令人不寒而慄。
  黑色的剑,就在这个时候挥出了,一瞬间,整个空间充满了黑色的剑影,无数道黑色的激光就像是从另外一个空间喷涌而出。
  「九幽魔炎斩!」
  修罗失声叫了出来,他知道这一剑的可怕之处,作为暗黑一族上古传承的五大绝招之一,据说在百族大战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暗黑一族的人使用这一招,因为它不像其他的招数,使用的是本身的力量,五大绝招都是直接向暗黑大魔神借来他的魔神之力,也就是说,在发招的时候,实际上是打开了通往神异空间的门户,暗黑大魔神的力量直接进入使用者的身体里面,从而做出不属于这个空间的可怕攻击。
  「真不知道,由暗黑大魔神之力发动的攻击到底会厉害到什么样的程度?可惜我没有生在百族大战的时候,没有机会亲眼目睹一下它的威力。」
  说这话的时候,风月真君的脸上是一片的嚮往,师傅那种对武道的追求之心,修罗是永远无法忘记的。因此,他也记住了师傅向他描述的这五大绝招。
  三个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各自大吼一声,运起全身的功力,要小心应付对手这一可怕的攻击。
  很明显的,攻击的主要目标就是叶天龙,因为大部分的黑光魔炎和剑气都是攻向叶天龙,他所受到的压力之大是难以想像的。他甚至感觉到整个空间在向他压过来,要将他拉入黑暗的世界。
  面对这样凌厉的攻势,叶天龙自然是全力以赴,以心驭剑,将神器烈火的威力发挥到了十二成,剑上之灵「火魄离龙」也再度现身。
  红光和黑气交织在一起,就在剑招的威力行将爆发的瞬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从叶天龙所在的位置上倏地生出一道怪异的气旋,一下子所有的黑色激光和阴风就像是倦鸟归巢,直奔叶天龙的身周,当到达叶天龙的身边时,和那气旋一接触便消失得无影无蹤了。
  那情形就好像是长鲸吸水一般,转眼之间,所有的黑气魔炎全部投进了叶天龙的身体,变化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转念。
  非但发招的人一下子呆住了,连修罗和范铜也全部傻眼了,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了,难道敌人发出如此声势浩大的绝招是搞笑的吗?还是说叶天龙另有绝招,可以如此轻易地将暗黑一族的上古五大绝招之一「九幽魔炎斩」破解掉?
  旁观的他们不知道,就连当事人也不明白,其实这仅仅是一次物归原主的变化而已。原因就在于叶天龙体内那个莫名其妙遭受池鱼之殃,被无辜封印起来的暗黑大魔神,当他的元神受到「九幽魔炎斩」这一剑招的吸引,开始活跃起来后,从异空间借过来的魔神之力很自然的就被他吸收,成为他补充力量的一部分。
  因为元神还被封印在叶天龙的身体里面,使用「九幽魔炎斩」来对付叶天龙,这就像是叫一个人自己来杀自己一样,自然是毫无意义的。
  加上这一招又是要向暗黑大魔神借力量的,既然连主人都在对手的体内,这一招也就失去了往下发挥威力的可能了。
  叶天龙虽然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有一点他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对手的绝招对他起不了什么作用,这不禁让他兴奋异常。而且他刚刚为应付这一招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量,这时候再想收回来也是不可能了。
  「你受死吧!」
  红色的光芒就像划破天空的闪电,剑光电射,发出隐隐的龙吟,又好似天边的雷鸣,空间距离在这一刻似乎完全消失了,这一剑原本就是存在于这个地方。
  「唰!」的一声轻响,虽然在剑气及身的瞬间奋力躲闪,但她脸上的蒙面巾还是被剑气挑飞了。
  神器烈火在触及蒙面巾下面的那个神秘面具时,突然爆发出灼目的光芒,强烈的光芒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眼睛一花。而此刻的面具上,那些神秘的符号也像是一下子获得了生命一般,跳跃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难以言状的大力循着神器烈火冲向了叶天龙的手臂,然后一直冲进他的经脉里面,诱发了他体内另外一股从来没有发觉的力量猛然涌起,充满了他的四肢百骸。
  一声刺耳的响声从剑尖和面具接触的地方发出,靠着神器烈火的威力和刚刚接收的暗黑大魔神的力量,加上叶天龙体内一种突如其来的莫名力量促使剑尖所划的位置刚好是面具的中央,由女神月亲手打造的神秘面具终于被划破了。
  一半的面具翩然落下,露出里面的庐山真面目。藏在面具下的是一张清秀无匹的绝世娇颜,虽然只有看到一半,但无可否认的是,这是修罗从来没有见过的绝色。
  「玉……珠……」
  叶天龙的心在一瞬间几乎要跳出胸腔,一个脑袋就像是要炸开一般。这张脸是他梦寐以求的,一直思念的,可是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形下看到。
  「嫂子!」
  一边的范铜也张大了嘴巴,一双眼睛几乎要鼓出了眼眶。这绝对是让他想不到的事情,一心要杀叶天龙的敌人居然会是以前那个对叶天龙唯命是从的玉珠。
  月之面具被破了一半,它原本所具有的心灵控制力便威力大减,玉珠眼中的黑色迷雾顿时犹如潮水一般退开,从前的记忆一下子从心灵深处冲了出来。
  她的眼神恢复了清亮,呆呆地望着叶天龙,露出的半边娇颜上神情百变。
  「公……子……」半晌,玉珠的声音颤抖,喃喃地说道。
  「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
  叶天龙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他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青峰山的凶狠搏杀,以及方纔的无情伏击和截杀,这还是他以前那个可爱的玉珠吗?
  想到那时的惊险和柳琴儿的苦难遭遇,叶天龙恨不得挥剑把她杀死,她怎么可以这样背叛自己,用这样凶狠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呢?
  一滴晶莹的泪珠无声地从玉珠的明眸中涌出,缓缓流过露在外面的半边娇颜,那种悲哀和软弱无助,让叶天龙的心一下子抽动起来。
  「公子……救……救我……」想到自己回到族中的遭遇和心灵被控制的痛苦,玉珠忍不住颤抖地说道。
  「她在求救,她在向我求救!」
  玉珠在向他求救!一瞬间,叶天龙的心好像被大锤狠狠地敲打了一下,他的心中一下子涌起了无限的怜惜之情,可以想见,玉珠遇到了什么样的凶险遭遇,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华柔对你做了什么?」叶天龙急步走向玉珠,十分心疼地说道:「放心,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都会救你的!」
  听到华柔的名字,玉珠的心中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突然间一个诡异的声音重新迴响在她的内心,让她的心灵重新陷入迷茫和纷乱之中,她的眼中出现了一丝迷乱的神情,而这时候,那一滴晶莹的泪珠还挂在她如玉的腮边。配上另外半边还戴在脸上的神秘面具,形成了一张说不出凄凉的画面。
  「你怎么会戴上这个什么鬼面具的?」叶天龙爱怜地伸出手,「来,把它拿下来吧!」
  「小心!」站在一边默默看着的修罗突然惊叫一声,他从玉珠眼神中的变化看到了一丝令他心寒的光芒,他那犹如野兽一般的直觉告诉他,这是非常可怕的。
  但可惜修罗的话还是迟了一步,当叶天龙的手触及仅仅剩下一半的神秘面具边缘时,寒光一闪,玉珠猛然间举起了手中的利剑,眼中闪动着疯狂的神色,狠狠地一剑刺进了叶天龙的胸膛。
  「混蛋,我要杀了你!」一边的范铜看到这样的场面,怒火中烧,疯狂地冲了上来。
  修罗也是急忙挥动大剑攻向玉珠,想要从她的剑下救出叶天龙。
  「住手……」
  中剑之后,叶天龙完全呆住了,但看到范铜和修罗的攻击就要落到玉珠的身上,而玉珠却好像傻了一样,没有丝毫反应,心中不由得一疼,大叫了一声。
  利剑刺中叶天龙之后,从他的体内涌过来熟悉的气息让玉珠的心灵一下子为之悸动,触动了她内心深处一个神秘的地方。由暗黑大魔神支配的力量重新强大起来,和压制她心灵的力量进行激烈战斗。
  「我向公子出手了!公子是我的主人啊!」
  玉珠也完全呆住了,只有眼中的泪珠如断线的珍珠,不断顺着那一半的雪白娇颜滑下。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叶天龙望着玉珠清丽的娇颜,口中喃喃地说道。他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就像被麻痺了一样,整个人有如石人一般站在那里。
  他不相信地望了望胸口的剑,再抬起头来看看眼前的玉珠。眼中的悲哀和痛惜让玉珠的心一下子颤抖起来。
  握住利剑的手发生了剧烈的颤抖,血不断地从伤口流下,迅速染红了叶天龙的衣裳。
  一阵剧痛从中剑的胸膛传来,让叶天龙不由得哼了一声,但这些还比不上他心中的痛苦,玉珠所说的难道都是骗他的吗?难道仅仅是为了这一剑吗?他不禁痛苦的大喊了一声。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黑色的闪电,一个声音在叶天龙的心中不断响起,这个声音越来越响亮,甚至完全将他的心神淹没。
  「这一切都是因为华柔!都是华柔那个贱人的缘故!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所有的敌人!」
  极度的痛苦和仇恨,一下子填满了叶天龙的身心,将他体内的魔气完全点燃了,在这一刻,暗黑大魔神的元神趁机开始和他的元神融合,他的全身隐隐约约透出了黑色的光芒。虽然流了很多的鲜血,但他眼中的神光却变得更加可怕,甚至射出了淡淡的电芒。
  随着叶天龙身上暗黑大魔神的气息越来越强大,玉珠心灵中所受到的压制力也越来越小,但是一股神秘细微的力量却是不断在内心深处呼唤她,那是华柔的气息。
  因为通过月之面具和月之神殿的一种神秘法术,华柔利用她的心灵之力对玉珠的心灵产生很大的控制力。
  感应到对玉珠的控制力在不断减弱,华柔连忙加强了她的心灵之力。两种力量在玉珠的心中不断交战,拉扯着她的心灵,似乎要将她的心灵分成两半。
  玉珠拚命地摇头,似乎要让自己从一个恶梦中醒来。蓦然,她大叫一声,鬆开了手中的剑,转身飞快地往外狂奔。其动作之快,修罗和范铜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
  虽然城门楼下面有天龙军团的众将士组成了重重的包围圈,但被除掉面具一半的约束之力后,玉珠一身强大的暗黑武技得以完全发挥,在这种心神处于近乎半疯狂的情况之下,更是彻底地发挥出十二成的力量来。
  只见到一道黑烟出没于士兵丛中,根本无法看清其影蹤。很快,玉珠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你竟敢想逃走!我绝不允许你这样做!」
  叶天龙的眼中射出森森的电芒,黑色的气流盘旋涌动,包围了他胸口的剑。范铜和修罗刚刚想出手为叶天龙进行救治,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剑居然慢慢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推了出去。
  「这是什么啊……」
  饶得两个人都是见多识广,尤其是修罗,在大陆闯蕩多年,什么样古怪的事情都看过,但今天所看到的事情还是让他为之惊讶不已。
  插在叶天龙胸口的利剑好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慢慢拉出来似的,鲜血一滴一滴的顺着剑身落下,还没有落到地上的时候,就化为一道黑色的烟气消失在空气当中。
  「铛!」
  一声金属的脆响,利剑落地,叶天龙胸口的血也停止住了,甚至连伤口也奇迹般地完全融合在一起,除了那飘动的衣裳破口告诉别人,这个地方曾经被一把利剑刺中外,根本看不出一点受伤的痕迹。
  「你要干什么啊?」
  看到叶天龙跃出城门楼,向玉珠消失的方向飞驰,修罗和范铜不禁大叫出来。
  「我要把我的女人追回来,她是属于我的,永远!」
  叶天龙回头望了一眼修罗和范铜,转身再度向前飞驰。所有的天龙军团将士不由得呆立当场,望着自己的主帅离开的背影。
  从叶天龙话语中透出的强大压迫感,让修罗和范铜忍不住相视了一眼,眼前的叶天龙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虽然他们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但那种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从今天起,你会变成什么样的一个人呢?」修罗在飞身跃下城门楼之际,口中轻轻地说道。
  而这个问题,也是天龙军团的参军大人最想知道的。从头看到尾的计无咎能够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叶天龙身上所散发出的可怕魔气,这让他既兴奋又有些害怕,这样的变化已经脱离了他的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