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强暴桑兰

时间:2018-02-07 我是一个住在纽约的物理治疗师,刚好在某间医疗所找到工作,桑兰训练受伤的事件便发生了。她被送往这里接受治疗的时后,由于我的中、英语都十分流利,医疗所方面便请我跟一个名叫泰隆的黑人和一个名叫乔治的白人物理治疗师们合作,专门照顾桑兰。
物理治疗的过程十分艰苦,桑兰的病况也不例外,我们通常都把她放在隔声室内,再跟她进行治疗,以免骚扰到其它病人。
有一天,我和泰隆一起替桑兰进行治疗。我到洗手间走了一趟,当我回到隔声室时,竟发现泰隆正用他那约有二百磅的身躯压在床上桑兰正在尖叫的身上。初时我还以为他在施展一种特别的医疗技巧,但立即发现他的双手正隔着桑兰的衣服乱摸,面上淫态尽露。
我立刻叫了起来:『你在干什么?』
泰隆这时才知道我的存在,但他却出乎意料之外地奸笑了起来:『不要装傻了,你舞弄着桑兰的腿时那副急色的样子早给我看出来了。』
我只觉口乾唇燥,全身不停发抖。泰隆说得一点也不错!当我替桑兰活动她的双腿时,我的阳具都常常会忍不住勃了起来,让我感到无地自容。我还以为本已掩饰过去,却原来全给泰隆瞧进眼内了。
泰隆从桑兰的身上爬了下来,道:『你还犹豫什么?你看她的水鸡是多娇嫩的。』说罢便把桑兰的运动裤跟内裤一起扯下了少许,让她只有稀疏黑毛的阴户露了出来。可怜桑兰下身完全瘫痪,双手同样乏力,只好哭着任由泰隆摆布。她听不懂泰隆和我的对答,转头用乞怜的表情望着我。
『请……请你救救我啊!~~』她断断续续的哭叫着,满以为我这个中华同胞会拔刀相助。
可是,当我看到她的阴户时,我的鸡巴早已硬透了。我不由自主地走上前,伸手插进了桑兰的双腿之间,泰隆很合作地把她的裤子完全脱掉了,一只手在她两条白嫩又结实的美腿上摸索。当我在肆意地调弄着桑兰柔软的小穴时,我突然看到她清纯的面上那绝望的表情,竟使我良心发现。
『我究竟在干什么?』我心想:『我竟在强暴一个半身瘫痪的女孩!』
可是,当我想到『半身不遂』这件事,一阵罪恶感却使我加倍兴奋起来。我竟然想要把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病人强姦!更可恶的是,她是一个曾经为国争光的运动员!全世界的人都在为她祈祷,但我却在无耻地玩弄着她的阴户!虽然桑兰姿色还算过得去,但我知道我全是因为那份罪恶感才会做出这样变态的事的。
当我心中还在交战时,泰隆已经把他那黑色巨大的囊中物掏了出来,像鞭子般往桑兰的面上揪打,桑兰拚命地想把她的头转过去,但却被泰隆抓住了一把头发而闪避不了。
『叫她张开嘴,不要用牙咬,否则我把她的眼睛挖了出来。』
我照着泰隆的吩咐,把他的话翻译了,桑兰好像没有听到,但当泰隆把他的阴茎塞进她的嘴唇时,她只是哭得更吵,没有作出任何反抗。可是泰隆的鸡巴实在太大了,说什么也塞不进桑兰的口内,泰隆一怒之下,把她的鼻子捏在两指之间,在桑兰拚命吸气的时后把鸡巴迫至她的食道内。可怜桑兰的喉头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痛苦的眼泪不断从她紧闭的眼帘下涌出。
泰隆这一面却连声叫爽:『啊~~你这个可爱的中国女孩!对,把我的大鸡巴吃下去!』
他一面在桑兰的嘴里抽插,一面用手透着上衣搓揉着她细小的乳房。我亦同时把我的裤子脱掉了,跟着爬到了床上,把桑兰的双腿分开,将我硬得要命的鸡巴对準她未经人事的嫩穴。
泰隆见我像发了疯的样子,更出言鼓励我去干这灭绝人性的事:『你还等什么,快把这块嫩肉强姦了!』
在魔鬼的诱惑之下,我的人性终于崩溃了。我先把龟头挤进桑兰小穴的裂缝中,再抓紧她的下盘,然后腰部往前大力一送!在桑兰被掩没了的尖叫声下,我粗暴地把这个半身不遂的女孩宝贵的贞操强行夺去了!
那种罪恶感和胜利感实在是没法形容的,由其是刚刚因强姦而被破了处女膜的小穴,死命想吐出我鸡巴时的那种感觉,根本没有其它东西可以比它更爽、更刺激!我就这样在那里享受了半刻的满足感,跟着便开始往桑兰的阴户内疯狂地抽插起来。
泰隆见我把桑兰姦得如此起劲,再也忍耐不住,狂哮了一声,把满囊精液射进了她的嘴里。
『小贱人,快把我的浆糊吃下去!啊~~你这个可爱的小母狗,我要射在你的面上了!』
话音刚落,泰隆便把他雀跃的鸡巴抽了出来,把一道道又浓又污秽的精液射在桑兰天真纯洁的颜面上。射毕,更利用桑兰的面和头髮去清理自已的阴茎。
我看到这出辣戏在眼前演出,哪里还支持得了,拚命地抽插了几下,把龟头压在桑兰的子宫口上,只觉得后脊一阵酸麻,子孙浆往她的深处狂喷不息。我一面射精,一面对自己说:我正在半身不遂的桑兰的子宫里喷浆,骑着那份罪恶感往升极乐,直至高潮渐退,我的脑子才回到一片空白。桑兰终于被我们强姦了!
泰隆却还像意犹未尽的把我推了下来,把一个已被我们姦得呆透了的桑兰在床上反转,『你夺了她的贞操,也该爽够了,让我来试试她的肛门又是什么的一番滋味!』说罢,泰隆便把桑兰给鸡姦了。
不久,乔治也到隔音室来了,他看到我们两人正在强暴桑兰的模样,更不打话,脱了裤子便一起加入了我们的小小灭绝人性的强姦派对,看来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了。
后来,一些其他的物理治疗师亦鱼贯地走进来,不是利用桑兰的小嘴发洩,便是把鸡巴塞入她的小穴里狂插一番,再不是便把她当作一只小母狗一样,从后面强暴她的尻穴,弄得她全身都沾满了浓稠的精液。最后,他们便好像训练有素地用摄像机拍下了桑兰被姦透了的模样,说会利用这东西把她和她父母的嘴都堵住!
而我嘛,则获得一张桑兰大字形般躺在床上的照片作为留念,照片中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被姦透了的小穴里,还正在流出被射进去的精液呢!现在当我每晚对着那张照片自渎时,我都会想:她有没有被我们姦出一个小杂种呢?……
事情发生后,我跟泰龙整理完现场顺便帮×兰清理了一下身体的秽物,整个过程中桑×不停地哭泣,而泰龙则是用言语不断地调笑×兰,清理完之后,我们各自回家了。
回家后,我一夜没睡,我在想:我还是人吗?多年来以君子自居的我竟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我决定明天跟桑×道歉并且跟警察自首。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到诊所,我想跟桑×忏悔,但走到门外时我却鼓不起勇气进去,因为我实在没脸见她。正在犹豫之时,泰龙又来了,他淫笑的对我说:『You are animal。』这个黑鬼实在太下流了,我气得全身发抖,没想到泰龙误以为我想再来一次,大笑着推我进去了。
×兰看到我们进来时,吓得全身发抖,哭叫着:『滚开,救命啊!』可惜的是不论她叫得多大声,始终没用,泰龙爬上床,用他那只黑手开始抚摸着桑×因极度惊恐而发抖的身体。他一边抚摸,一边解开×兰的衣服,让白嫩的椒乳露出来,看着一只粗糙的黑手在雪白的肌肤手游走,让我又再性奋了。
这时候桑×的表情变了,没有继续哭叫了。泰龙爱抚之余,还在×兰的耳边轻语:『You are a little chinese doll,I’m gona fuck you。』×兰虽然听不懂,但显然泰龙的语气让她很受用。
这时候泰龙的手摸到肉缝了,抠着抠着,桑×忍不住轻哼了一声,接着下体的分泌液流了出来,这显然激励了泰龙,他大笑着抱起桑×,把那只黑狗鞭对準穴口乾了进去,随即开始抽插起来了。
可能是怕×兰的穴太小,泰龙缓慢的抽动着,但即使如此,桑×还是露出痛苦的表情,只不过看得出来她应该是满享受的。
望着这种刺激的场面,我的鸡巴又硬了,我脱下裤子,爬上去让×兰替我口交,由于昨天的经历,她变得很有经验,小嘴含着我的龟头,开始啜起来了。过了一会,在底下的泰龙明显地加快了节奏,桑×受到感染,舌头顶着我的龟头下端也加紧的吞吐起来。这实在太让我吃不消了,龟头被她舔得越来越麻,终于鼠蹊一阵抽搐,我把精液全射到×兰脸上跟胸部上。唉!真不中用。
此时泰龙也进入状况了,开始进行激烈的抽插动作,桑×被干得大叫:『黑哥哥,您好猛啊……人家吃不消了……饶了我吧……』可能是×兰的穴太紧了,一向持久的泰龙终于还是把精液射在桑×的穴里。
看着×兰可爱的脸上沾满了我的精液、下体渗满了泰龙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这种妖艳的场面令到我的老二又再勃起了,我走向桑×,心里想着:还是明天再自首好了。
桑兰被我们这群禽兽如此连番污辱,幸好她在传媒面前只装出一副可怜相,看来她还是提不起勇气去揭发我们的罪行。可是,她的双亲日后便要抵达美国,害我整日提心吊胆的。物理治疗部的主任--也就是主张拍下桑兰被姦过程作为勒索条件的人,却叫我不用惊慌,且让他来对付桑兰的父母。
果然,就在桑兰父母到了医疗所那一晚,他们闯进了主任室找我们理论。当我走进主任室时,桑父正对着主任破口大骂,桑母则静静地坐在一旁抹拭眼泪。主任却若无其事的摊着手,示意听不懂他的话。
桑父见我进来,立刻抓住我的手,要我替他翻译,『你跟这个王八蛋说,我一定要替小兰讨个公道!』他愤怒地说。
主任突然把一片录影带在我们面前晃了一晃,跟着走到旁边录像机前,把带子放了进去:『你叫他少出声,看过影片再说。』
我跟桑父说了一遍,确认房门关好后,主任便把录影带放出来给大家看。
影片一开始便见桑兰好好的坐在轮椅里,一张脸却呆呆的,眼角犹带泪痕。突然一个下身赤裸的黑人走进镜头,一手粗暴的抓着桑兰的头髮,一手拿着约有九寸长的巨大阴茎往她的小嘴里塞,桑兰乖乖的张开双唇,把黑狗鞭缓缓吞进口中。看到这里,桑母已支持不住,一声不响的晕了过去。一旁的桑父亦同样哑口无言,在激怒之下额角青筋暴现。
在萤光幕上的桑兰此时已开始哭了起来,纯洁可爱的脸孔被大男人污秽的鸡巴无情地姦淫着,头脑清醒却又无从挣扎,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当那黑人的手插进了桑兰的裤子里去调弄她的小穴时,另一个半裸的人又走进了镜头内,抓着她一只柔软乏力的手放在硬透了的老二上,利用她嫩滑的手在她的面前手淫。
不久,那黑人便用泰隆的声音不断地调笑着桑兰,满口下流的英语不是在称讚她吹萧吹得比妓女更好,便是在形容他想如何把这个弱小的中国女孩劲干。幸好桑父听不懂英语,否则他一定会被气得鲜血直冒!
片中那个黑人当然就是泰隆了,而另外的人则是乔治。两人轮流享用桑兰的小嘴,黑白二棒不停地在她苍白的唇间作活塞运动。过了不久,他们同时把老二对着她的脸挤去,利用桑兰自己的一双手去套弄肉棒,再先后在她俏面上爆出大量浓稠的精液。两人一面淫笑着,一面把沾满了精液和唾沫的阳具往桑兰的短髮里抹拭,却不把她髒乱的脸加以清理。
看到这里,主任把录像机关掉了,对着呆透了的桑父笑了一笑,说道:『不想亲生女儿的羞事被宣扬出去,就别要去报警。我跟你说,这东西在网上传得蛮快的。嘿嘿!试问是你女儿、你国家的名誉重要呢,还是你的所为公道重要?』
桑父恨恨的瞪着我们,握成拳头的手颠抖不已。我看着他悲怒的表情,不禁担忧起来,心想他会否不顾一切把这件事揭发?
这个僵局维持了良久,却见桑父眼眶一红,慢步走到刚刚醒转的妻子身边,把她扶起,一同走到主任室门前。夫妻二人临走之时,『我们走着瞧!』桑父临走时说:『上天不会饶恕你们的!』
门被猛力关上时吓了我一跳,可是我终于可以舒出一口气了。主任在我身后奸笑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肩,道:『你看,他没胆子把我们告上法庭的。还有好戏在后头呢!』
我示意不懂他在说什么。主任哈哈大笑的道:『你没留意他看片子时的反应么?那个老淫虫的裤子里还隆起了他妈的一大团呢!』
我真不敢相信,桑父竟会有如此出乎意外的反应!
主任又道:『今后我们必须紧紧监视着他们,看桑先生的下一步会怎样。』
原来主任为了监视被强暴过的病人,医疗所的病房里都安装了针孔镜头及偷听器。幸好桑家三口不愿引起事端,暂时还没有打算迁离病院。可是,由于传媒连日来不断要求跟桑兰一家做访问,我们一群急色的淫兽只好一边看着影片打手炝,一边等待适当时机再把我们可爱的小玩偶好好玩上一场。
数日后,这么一个机会来了。当天早上,我刚上班便被主任叫到他的办公室去。我连忙赶到主任室去,进去时只见主任、泰隆及乔治三人津津有味的盯着萤光幕,幕上正播放着令我有点吃惊的场面!只见模糊的针孔镜头里里,竟是桑父正在病床上干着亲生女儿骚屄的情景!
『呵,你终于到了。』主任道:『来,我把片子重新放给你看。』其他二人也没有异议。
好容易才捲好录影带,我们都心急如焚,尤其是我,心想:到底是什么令到桑父干出这般兽行的呢?桑母又在何处?
答案很快便出来了,原来这片段是昨夜录下的,当晚桑母身体不适,先回房间去了,留下桑父一个人照顾桑兰。录影带刚好捲到桑父替女儿洗澡一幕,只见他把桑兰推进了浴室,放了一缸水,脱光了她的衣服,将她白嫩的身躯抱进浴缸去。看到全身裸露的桑兰,我又忍不住想起那回事了,老二登时勃了起来。
桑父好像犹豫了片刻才开始用海绵替桑兰擦身,遇到女儿敏感地带却草草了事。洗了一会,桑父拿起肥皂,想要把它往女儿的身上擦去,怎料双手不停地发抖,说什么也定不下来。刚要沾上皮肤,桑父突然一个不小心,肥皂脱手而出,鬼使神推的正好滑落在桑兰胯间。
『来了,来了!』主任说:『老淫虫快露出真面目了。』
浴室的镜头是安装在浴缸顶的一角,居高临下,清清楚楚可以看见桑父的裤子外已有性兴奋的迹像。他缓缓把左手伸到水中,小心奕奕地捡起肥皂,却因为肥皂在水里变得极滑而再次从手指间滑出。在这尴尬的情况下,桑兰忽然哭了起来,却是桑父一个不慎,手指直接地碰到了她的阴户,桑父只好用颠抖着的右手轻抚着女儿的头髮,柔声道:『小兰不要怕,是爸爸啊。』桑兰却只有哭得更厉害。细看之下,我发现桑父竟已把左手插在桑兰双腿之间,正急色地调弄着亲生女儿的嫩穴!
『呜……』桑兰哭叫着:『爸爸……呜……不要啊……』
桑父一面用手侵犯着女儿,一面吻着她那张痛苦不堪的脸:『小兰,没关係嘛,是爸爸啊,难道爸爸你都不相信?』他的语气渐渐变得很激动。
『爸爸,放过我啊……呜……呜……求求你……』
桑兰在浴缸中拚命地挣扎,奈何却力不从心,只好在父亲禽兽般的凌辱下痛泣。他从阴户摸索至大腿之上,跟着又将手放在桑兰的胸部上,把女儿细小而有弹性的一对椒乳在掌中搓揉。
『小兰,你真美……』桑父讚歎的道。摸了不久,桑父便忍不住把裤子脱掉了,露出一条颇大的阳具:『小兰,老爸多年来为了你辛劳不少,你也该替老爸做一点小事哪!来,给爸爸消消火。』说着在浴缸边沿坐下,把桑兰的头放在大腿上,把老二拨到她们嘴前。
可怜的桑兰被亲父强迫为他吹箫,想不到竟有一天会含着自已爸爸骯髒的的老二,为他进行性服务。
桑父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粗暴地把鸡巴干进女儿的口中。可能是他实在太兴奋了吧,插了不久后便把阳具抽了出来,用手匆匆把它套弄了一下,仰首沉声一哼,就在亲女儿的面上剧烈地射精,喷得她满头满脸都是浓稠的淫液。
看桑父已近中年,射了这么多精液阴茎却仍未软化,说不定是强暴亲生女儿的刺激感吧!只见他用阴茎把积在桑兰面上的淫浆全部挤进她的嘴里,替她稍作清理后,再将她的身体抹乾,跟着把她移到病房的床上,录影带上的镜头亦从浴室跳到房内。
刚吸啜过父亲阴茎、惨受颜面爆浆的桑兰被扔在床上,没有在父亲的摆布之下作出反抗,一对哭得红肿不堪的眼只是呆呆望着天花板。桑父爬到床上把女儿的双腿张开,以饥渴的眼神盯着桑兰黑中透红的花蕾。我见他胯间的阳具硬梆梆的,以心比心,定是想起那幼嫩的小穴连日来被一群淫兽轮姦污辱,以及无数丑陋的陌生大屌在里面作乐、抽插、射精,必觉妒火中烧,弄至不洩不快的地步。
此刻的桑父像一头虎视着猎物的野兽,伏在桑兰身上,一面哄着女儿,一面用手在她瘦小而健美的身上肆意地摸索、贪婪地舔吻,从双乳至腰部至下盘玩了下去,终于回到那引人犯罪的嫩穴。他不再迟疑,把鸡巴对準亲生女儿的阴户便是一插,在完全缺乏润滑剂的状况下把肉棒操进了桑兰的花蕾深处。
真想不到,这个兽父竟然肆无忌惮的抓着女儿的双腿,在医院床上狠狠干着半身不遂的女儿!反观桑兰,她却好像一个早已洩光了气的皮球般,乖乖的躺在那里,身体随着父亲的碰撞而剧烈地摆动。
『啊……小兰的那里真窄……』桑父喘着说:『爸爸的龟……龟头撞得你子宫爽快吗……』
桑兰熟练地扮演着她洩慾玩偶的角色,没有说什么。
桑父又说了些无耻的话,差点连我也听不入耳。火辣辣的活塞运动持续了大约两三分钟,桑父再次因为强姦亲生女儿而达到高潮,只见他突然抱着桑兰的身体,口中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哮叫,下身一挺,把大屌插到女儿的子宫口上后便狂喷精液。
『小兰……爸爸射到你的子宫去了……』
他压在桑兰身上发抖,最后好像还有些意犹未尽,再把软了下来的老二抽插了一会,终于虚脱地滚在一旁。桑史盛竟然把他积藏已久的精液全射在半身不遂的亲女儿阴道深处!
主任看到桑兰大字型张开了的腿间,从那再次被辱的小穴里流出来的白液,拍案而起,把录像机关掉了:『嘿嘿!有了这张王牌,我们可以尽情享受那个中国小玩偶了。这样吧,我们看片子看得这么起劲,不如现在就去干了她!』
你说,我们会反对吗?
我们走到桑兰所住的病房,门也不敲便走了进去。桑兰的父母却早已在房间内匆匆收拾,好像即日便要篱开这里。桑兰坐在窗旁的轮椅里,面容愁悴的她正呆呆地望着蓝天。
『这么快便要走了?』我替主任向桑父笑问,跟着顺手把门关上。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桑父愤然道:『我已跟陈护士说好,马上便要迁院了!』陈护士乃院中两位懂得国语的护士中的一位。
『唉哟!真对不起,你还不能走,我们还要借你可爱的女儿用一用啊!』主任大胆的言语令我翻译时也有点迟疑。
『你说什么?!』桑父正想上前动拳,却给主任手中突然出现的录影带震住了,『你……你这算是什么?』桑父颠声问道。
主任把录影带扬了一扬:『哈哈哈!昨晚发生的事,都已记录在这片带子上了!』
桑父像耳边响起一记晴天霹雳一样,登时全身发抖,若不是靠着床架的话,早已软倒在地。桑母见状,本来不想跟我们交涉的她只好走过来问个究竟。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跟我到办公室走一趟便知道了。』
桑父强忍惊怒交集之情,向妻子吩咐:『你照顾着小兰,我很快便回来。』
主任却道:『不不不!桑女士也要去,否则她如何可以知道事实的真相?把桑兰也带去吧!我想你们也不愿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儿。』
在妻子的主张之下,桑父只好带同一家三口到主任室来。可是我们的目的地却不是主任室,而是充满罪恶、发生过无数次少女被辱事件的隔音室。
桑家发觉被骗时,断后的乔治已把门锁上,只见房间里早有五个当天在场的物理治疗师等候着。他们看到呆坐于轮椅之中的桑兰,十对饥渴的眼睛立时便瞟着了她。
『你……你把我们带到这里干什么?』桑兰父母同声怒问。
『你很快便会知道了!』主任说着把带子放进了刚移进来的录像机里。桑父突然冲到录像机前,像是要把带子毁了,我们急忙把他制止。在三条大汉的抑制下,拚命挣扎的桑父像是发了狂一般的乱哮:『不要看!不要看!』
但可怕的事实却已在莹光幕上重演,只见桑父骑在亲生女儿赤裸的身上,满口淫言秽语,正在肆意地抽插着桑兰的嫩穴。桑母像是不相信自己眼睛一样,走到电视之前轻轻抚摸着莹光幕。
『秀凤!』桑父嘶叫着:『快把带子打碎了!』
桑母转过头来,用哀怨的眼神望着丈夫,冷冷的道:『这是真的吗?』
『假的!假的!快把它毁掉了!』奈何儘管桑父揭力否认他的罪行,桑母好像已被影片说服,坐倒在一旁的椅子里掩面痛哭。
一个名叫米高、样貌猥亵的同僚看了片子,再也忍耐不住了,他走到桑兰身旁便把手插进了她的衣衫里,毫不客气地挤揉着那一对富有弹性的小乳房。桑父见状,又是一阵乱叫。桑母听女儿忽然哭了起来,张眼见到米高侵犯着桑兰,也叫道:『别碰我女儿!』
泰隆『哈哈』大笑,走到桑母面前,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你在叫什么啊?说起来……嘿嘿,想不到母亲和女儿都一样那么性感!』他丝毫不把桑母的极力反抗瞧在眼里,在桑父的诅咒声下扑身乱吻他妻子的面庞。
『你们这群狗养的禽兽!』他不停怒叫。
我也忍不住要出声了:『谁是禽兽?你看清楚究竟是谁在自己亲生女儿的阴道内射精的?』我指着莹光幕说。桑父不理,只是叫骂着。
这时,把桑父制住的乔治、彼得及史蒂芬逊三人,利用早已準备好的绳索将他捆绑于椅子之上,跟着一同走到桑兰旁边,和米高一起凌辱那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女孩。剩下的我、主任、及一个名叫庄逊的人也都走到桑母那处,合力抓起了她,让她站着给我们调戏。
桑兰那边的四人已把她的上衣脱掉。『嘿!』史蒂芬逊笑道:『中国女孩真的不错,可惜还是老了一点点。』
『你这个有恋童癖的混蛋!』彼得笑骂:『她的胸这么小还说老?我倒希望她的奶子大一点。不过,她那张可爱的脸真的很适合颜面爆浆!』
『嘿嘿,想起她那又滑又结实的屁股,我又忍不住想把她肛姦了。体操运动员果然与别不同!』这却是乔治所说的。
『就这么干!』史蒂芬逊说:『把她翻过来,就在轮椅里把她干了!』
『在轮椅里强姦半身不遂的女孩,真有你的。』彼得摇头说道。
他们把桑兰翻转过来,让她的头挂在椅背上,再把她的裤子给剥了。乔治贴着桑兰的臀部站在桑兰的双腿之间,以免她的身体从轮椅上滑下来,他把一双粗糙的熊掌按在桑兰雪白的屁股上,用拇指把两片嫩肉分开,让她紧闭的后庭花蕾呈现于眼前,下方不远处则是瞇成一线的迷人阴户。
桑兰虽然只微微感觉到乔治的侵犯,但惨遭连番淫辱的她早已对肌肤上的接触十分敏感,昏睡中的脑子登时清醒过来,『不……不要!』她立刻叫了起来:『爸妈,救我啊!~~』
『天啊,真是令人血脉贲张的叫声!』史蒂芬逊歎道:『来来,让我来尝尝这片樱桃小嘴贴在我龟头上的滋味!』
说罢站在一张矮凳子上,褪下裤头后再把已经完全充血的阳具往桑兰的脸庞塞去。桑兰的头靠在椅背上避无可避,下颚更被史蒂芬逊的手强行撬开,只好哭丧着脸让他把鸡巴逼进嘴里。我心想:桑兰的口被塞满了无耻的臭屌,身与心都一定十分难受。
乔治此时也已下身裸露,在掌中吐了一口唾液后在自己鸡巴上抹了抹,他把龟头对準了桑兰的屁眼,长叫了一声,道:『我的中国甜心,老爹又来鸡姦你的屎眼了!』说着硬生生把巨屌大力插进了桑兰的屁眼里。要不是桑兰下半身早已失去知觉,她一定会在那一阵痛楚中晕了过去的!
饶是如此,若果史蒂芬逊的鸡巴不是已经插到了桑兰的喉头内,她必会在剧痛下把上下颚紧紧合上的,只见热泪从她紧闭的眼中如泉急涌,纯洁的脸庞在羞辱和痛苦中胀得通红。彼得、米高见到这么妖艳的情景,分别抓着桑兰的一只手放到自己的阴茎上,同时利用她一对暖滑的小手替他们打枪。四个下流无耻的物理治疗师,不断对桑兰说着淫秽的言语,就这样强姦着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残障女孩。
在这边的桑母,苦于自身难保,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受辱。泰隆听见桑兰的叫喊,立即把桑母按倒在地,让她跪在身前,再拿起像马鞭般大小的臭屌往她的面上鞭打,在桑母的五官上留下了不少淫液。他把阴囊挂在桑母的唇上,充满侮辱性的道:『你这条性感的中国母狗,快来给老子舔卵蛋!』
桑母哪里懂得他的命令,最后还是由我来出言恐吓,她才乖乖地把舌头伸出来,轻轻舔舐着泰隆的阴囊,我又叫她用手来服务我和主任二人。
一旁的庄逊又好气、又好笑,佯怨道:『你们口手都佔了,还有什么剩下给我干?』
泰隆哈哈大笑的道:『你过来,我们一起干这骚货的脸。』
『好主意!』庄逊走到泰隆身边,把他那根包皮过长的肉棒也挤在桑母的脸上。桑母被两条不属于丈夫的鸡巴在面上肆意舞弄着,又被迫舔舐污秽的卵袋,只羞得满面通红的她不停地啜泣,泰隆和米高又轮流把舔得光滑的性器官放到桑母的嘴里抽插。
突然,其中一个强姦着桑兰的人大叫了一声:『要射了!要他妈的射了!要射在你可爱的面上了!』原来史蒂芬逊已经忍耐不住,把阳具抽了出来,对準桑兰的脸便喷了起来。一道道灼热的精液洒在桑兰的面上,又再为这个可怜的女孩添上一层厚厚的屈辱。
在两旁被桑兰手淫着的彼得和米高亦不约而同地进入高潮,两人浓稠的精液喷得桑兰满身都是。
乔治看见桑兰全身被淫液覆盖着,好像被那种妖艳的情景迷惑着似的,也是大吼一声,在精门剧烈的痉挛下,把熔岩般的精液喷进了桑兰的直肠深处。
『啊~~』他边喷边叫道:『你的肛门把我啜死了!我要射死你,射死你这个小淫娃!』
泰隆看着桑兰被姦看得兴起,一把抓着桑母的头髮,向我们道:『快,把她扔到床上,我们跟她来真的!』
我们合力把再次挣扎着的桑母抬到病床上,剥光了她的衣服,四对手不断地在她的身上摸索。上了年纪的妇人,乳房已失去了部份的弹性,腰间也添了一些多余的脂肪,可是,这些缺点却掩盖不了她的那份成熟美,而那一股诱人的气息只把我们都迷惑了,比强暴她年轻的女儿又是另一番滋味。
我和庄逊、主任三人分别控制着她的手脚,好让泰隆爬到她的胯间,把她密密长着阴毛的水鸡用手指乱耍。桑母不住求饶,也向被绑着的丈夫求救,但泰隆只是连声淫笑地继续把她的阴户调弄。
他们刚好背对着桑父,一场妻子被辱的情景全给他看在眼里。泰隆好像知道桑父正瞟着自已似的,也不管他听不懂英语,转头望向桑父道:『你好好地看着吧,我要把你漂亮的妻子干翻了!』说着把他那黑黝黝的大鸡巴压在桑母的阴唇上,腰部一挺,半根阳具立时闯了进去。
『好痛!~~不要,把它抽出来啊!求求你……』桑母感觉到下体被压在身上的黑猿侵入,比刚才喊得更响了。
『禽兽,快把我的妻子放开!』桑父怒道。
泰隆听了桑母和她女儿的惨叫声,眼中似在闪烁着一种无名的兴奋,他把整条肉棒强行塞进了比我还要矮小数寸的桑母体内,无情地像打桩机般用大肉鼓槌往她的肉穴里乱敲。桑父从后面看到的,则是泰隆的鸡巴不断地轮番露出和消失在妻子阴户内、巨大的卵袋不停碰撞在妻子屁眼上的淫亵模样。
桑母在丈夫面前被干得痛不欲生,耳边更响起女儿被强姦污辱的声音,痛哭之余亦不断挣扎,那种惨叫声对只听得我这个强姦犯罪者有说不出的受用。
果然泰隆也不例外,插了不久便气败急坏的喘道:『真爽,爽死了!要射出来了!』
桑母好像知道泰隆快要高潮似的,疯狂地摇着头,叫道:『不要!不能射进去的!不要啊~~』
只见泰隆的五官扭曲一团,口中『呵呵』嘶叫,把鸡巴插到桑母的阴道深处便射起精来,把淫浆直喷进她的子宫里去。他在桑母体内射了足足三十秒,而阴道也因盛载不了那么多的精液,从渐渐软下来的阳具和阴唇间的空隙把多余的白液吐了出来。
桑母被陌生人在子宫内留下了大量淫精,终于停止了挣扎,躺在病床上只是痛哭。泰隆爽过了后,由主任继续邪恶的淫宴。庄逊等不了他的机会,便对着桑母的脸手淫,在她的面上、胸上射了不少精液。而我则耐心地等待上桑兰的亲妈妈,说什么也要尝一尝孕育过她的阴道紧紧勒着我鸡巴的滋味。
我在百忙中望了桑兰一眼,竟见这时正用狗交方式干着她的不是别人,却是桑父!事后我才知道,原来在干桑兰的那四人轮流把她姦过了后,见桑父目睹妻女被辱却看得阳具勃起,便把他放了,迫他跟自己的女儿性交。桑父此时已堕进罪恶深渊,微一迟疑后便跟亲生女儿再次鬼混起来。只见他在众人的鼓舞下,把阳具连番干进女儿的肛门里,最后把精液射在她的臀部上。可怜的桑兰从头至脚都沾上了精液,有一些却是她的老爹鸡姦了自己后射出来的。
我们就这样子把桑兰和她的母亲凌辱了一整天,必要时只让她们在便盆中办事,肚子饿了便派一两个人偷偷把食物弄进来。隔声室里变成了桑兰及桑母的地狱,而我们这群魔鬼则在她们身上、体内射了无法衡量的精液,把母女二人弄得一塌糊涂。
可惜,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桑家三口也在隔天后迁离了医疗所,幸而我们也没有受到任何法律的惩诫。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在桑兰回国不久后,我便收到一封她亲手写给我的信,信里还夹着一些照片,竟都是桑兰妖艳地同时服务着一些大汉的鸡巴。只见她天真纯洁的脸贴着粗大的阳具,那风骚的眼神再加上沾满了精液的淫笑,看得我忍不住便在办公室里对着相片打起手枪来。
原来,桑家三口在那次事件后,竟变得丝毫不顾羞耻,每晚以云雨作乐,不干不快。桑父更把女儿在家里出卖于邻居及街上的陌生人,桑兰竟是求之不得,索性拿性服务作为新的兴趣。她在信里说,当她每一次看到男人被她『杀败』后的丑态,都会感到无比骄傲,尤其是那些佯作把她强姦的顾客!她还说,要是我有机会到浙江省走一趟,务必要到桑府上作客数日呢!
我在桑兰的一张写真照上射精后,摇头笑了一笑,心想:这过女孩变得如此变态,看来全都是我们的过错呢!